【喻王喻】红日·十(完结篇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暑假过后,金秋九月,王杰希接了区里面的任务,去西柏坡支教半年。

最开始跟喻文州说这个事儿的时候,喻文州调侃了一句,这么红色?

王杰希解释了一下互助校项目,喻文州看得出他想去,当然不会拦着,只是坐下来查了查交通讯息,确定每个周末回来没有问题。

 

王杰希仍是给他打了剂预防针,说刚过去活动多,可能两个礼拜回来一次。

喻文州说没事,不就半年吗。

说话的时候王杰希正看法治频道,半个身子窝在沙发里,两条长腿支楞着,穿着灰色的休闲裤,裤脚蹭着地板。

喻文州刚刚下班回家泡上热茶,换个衣服的功夫,茶水就开了。

王杰希从沙发上起来,抢在他前面给他倒了一杯,又给自己倒了一杯,拿个暗红色的托盘托着,放在茶几上。

喻文州笑了:“请我喝茶?”

王杰希说:“你先坐。”

喻文州看他态度挺严肃,于是顺着他的意思坐下来,喝了口茶道:“你想去就去吧,周末回来也方便,有假期的吧?”

王杰希坐在他身边,拿遥控器把电视声音调小了一点,又把遥控器扔回沙发缝里:“有的,春节也有假,都回来,”他抬起头看喻文州一眼,说:“或者陪你回家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喻文州点点头说:“那你去吧,不用商量。”

王杰希重复了一下:“我说半年就半年。”

喻文州听到这话,笑僵了一下,如果没记错的话,上次说三个月然后半年都没有回来的人,是自己……明显话里有话,他听出来了。

王杰希瞅着他半天没接,也意识到刚刚自己的话外音,于是试图补救:“你……”

喻文州还是端坐着,两眼平视前方,王杰希措辞的这会儿,他的手机很合时宜地响起来。

喻文州站起来,说:“我接个电话。”

王杰希听得铃声是医院同事的,只得说:“没事,你接。”

喻文州到卧室去接电话,王杰希在客厅里面等着,茶都凉了,喻文州才出来,穿好衣服说:“我回医院一趟,给同事带班,他儿子高烧,在院里挂水呢,可能晚点回来。”

王杰希到卧室旁边的衣橱给他取了厚的外套,秋天晚上寒气重,但是他拿着外套回来发现喻文州已经穿好风衣在玄关处换鞋了,手里面车钥匙叮当作响。

王杰希拿着外套,放回去也不是,给他也不是。

喻文州站在门口等着,两个人无声对峙了十来秒,喻文州败下阵来,把风衣挂在衣帽架上,让王杰希把冲锋衣披在自己身上。

上次他这样给自己穿外套还是去灾区前的一晚,喻文州推开他手自己把拉链拉到头——回忆像潮水般涌上来。

两个人很默契地都没有提半年这件事,喻文州开门的时候,王杰希说:“早点回来。”

喻文州说:“夜班……”

王杰希坚持:“我知道,早点回来。”

喻文州给出肯定的答复,才关门出去。

 

喻文州回来的时候十一点多,王杰希在里屋已经睡下了。他睡觉姿势很固定,基本上是平躺,姿势特别标准,喻文州跟他睡了几千个日日夜夜,摸得门儿清,他睡不熟的时候,睡姿会果断暴露心情。

喻文州不想打扰他,在温度很低的客厅脱衣服洗澡,洗过澡穿一条内裤出来,悄悄挤进卧室,用手机照着亮,随便找了一件T恤套上去,再往床上一照,王杰希这次侧着睡的,还是面朝门——也就是自己那半边床的方向,给他留了恰好半床被子。

喻文州也冷得够呛,掀起被角躺进去。

王杰希其实是被窸窸窣窣的声音弄醒了,眼睛睁开一条缝,看喻文州躺下来,心想——看来是没生气,没睡沙发。

喻文州把手机关了放在一边,又转了个身看看王杰希的脸。

直觉告诉他身边这人还醒着,虽然他吐息均匀绵长,和睡着无异。

“醒着呢吗?”喻文州拍拍他腰,轻声问。

他想,没醒的话,聊聊刚才的十秒冷战,让王杰希解释解释“半年就回来”是什么鸟意思。喻文州胸怀宽广能容天下事是真,但是两个人复合以后,他对感情十万分的认真,眼里揉不得沙子。

王杰希没搭理他,依旧三秒一呼三秒一吸。

喻文州在黑暗里看看天花板,转过身去,也准备睡了。

他猝不及防,王杰希从后面贴上来,胸口抵住他后背,手环绕着他半边身子,从背后把他抱住了。

三秒一呼三秒一吸全都喷在喻文州后颈上。

喻文州摊平了手脚任他抱着,心想,算了算了。

说半年回来就半年回来,其实是好事,多半他也没别的意思,而且喻文州打定主意了——就算王杰希一年不回来,他也等。支教又不是上前线,更何况高铁服务世界,溜个弯儿的功夫就能看见人了。

 

王杰希起来的时候看见喻文州忙中拿了自己的T恤,还是王杰希第一个班的班服,自己跟着订了一件大号,运动会穿过一次,自己在家穿过很多次。衣服的草绿色洗的有点发白了,圆领衬得人可年轻。

他忽然想起,喻文州离三十,也只有临门一脚了。

 

 

国庆节之后,两校助学项目正式启动,王杰希开始了为期半年的支教。他最开始两个礼拜回来一次,后来每周五准时乘最后一班高铁回来。喻文州在家里一直等他,他发现王杰希办事开始特别有计划性,他人生的前三十年都非常率性随和,从不提前安排出游等等事情,这点上合喻文州大相径庭。可是现在他变了。


甚至有个周日,两个人在外面吃完晚饭,快上车的时候,王杰希说我来开吧,然后载着喻文州去二环的加油站把油箱加满。

喻文州问起,他说下周五有个同事聚会,在石家庄那边,赶不上最后一班车,所以开车过去开车回来。

喻文州挺心疼,说开周五四个小时多累,你周一早上回来一样的。

王杰希说得大义凛然——能多待一个晚上,不累。

 

喻文州坐在副驾半天没接上话来,很久没有突然这样心动的感觉,他甚至不敢看身边人的脸,眼睛一个劲往窗外瞟——王杰希的深情牌打得总是那么出乎意料。

喻文州突然了悟,这种计划性也是他表达爱的方式,是他三十岁以后,对待生活的态度。

王杰希伸手去放盘,大概是那盘宝丽金唱片总是带来三年前一些不太愉快的回忆,某一天喻文州把他换掉了,现在里面放着陈升的《私奔》,第一首,《把悲伤留给自己》。

 

王杰希没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,一边撒手刹一边问:“换碟了啊?”

他出差的原因,很久不开这辆车,都是喻文州在开,所以现在才发觉。

喻文州调整了一下情绪,说:“嗯,你后备箱有一张,拿到前面了。”

王杰希说:“小时候在大院儿里面,我爸骑车带着我,我在后座,他前面的收音机里面老放着这歌……后来终于到我开着车带他的时候了,老头子身体不行了,我和我弟都大学毕业了,车里面还是这歌。”

喻文州沉默,半晌嗯了一声,等着下文。

王杰希说:“和你谈成了以后,我先告诉的我妈。跟我爸出柜那天完全没有计划,晚饭吃完就说了。后来跟他呛了大半年……后来就没事了。”

喻文州不看他,他倒是转过头看喻文州,然后绿灯亮了,他转回头,叹口气说:“咱俩,七年了……太快了。”

 

喻文州抬起左手,握着他在换挡的右手,王杰希任他握着,左手扶着方向盘。

喻文州想了许久,开口叫他:“王杰希……”

王杰希“嗯?”了一声,很寻常的反应。

喻文州说:“能结婚吗?”

王杰希在又一个红绿灯前刹住车,抽出手来,又迅速盖住喻文州的手,像儿时的打手游戏。

他说:“等我出差回来,等放长假了。”

喻文州这会终于放弃掩饰了,话从横里冲出来:“我爱你。”

王杰希笑了,说:“我也是。”

 

 

 

来年冬天,寒假快到头,王杰希支教顺利结束、喻文州三十岁生日、还有春节,三件事赶到了一块。

王杰希跟喻文州商量着,咱俩请客,和老叶、黄少他们聚一次吧?

黄少天一来,去钱柜就跑不了了,王杰希说给喻文州过生日,餐厅早就留好座位。

蛋糕端进来的时候黄少天大呼浪漫,喻文州笑着打趣他,说其实是两个人一起选的,黄少天也开玩笑说:老王,太失望了啊。

王杰希没说话,深邃地看了他一眼,黄少天隐约察觉出什么,于是一个电话把走廊里打电话的叶修叫回来了。

身边亲朋好友齐聚一堂,喻文州的生日大家都特给面子,还在北京的大学同学、同事,十来个都过来了,这些人也都知道王杰希是喻文州的男朋友,不熟的也说过话吃过饭。

 

黄少天麦霸,特别应景地点了《红日》送给两个人,喻文州笑着说谢谢,气氛正浪漫,歌切到下一首,柔柔的女生伴唱出来,王杰希要过来话筒,拍了两下说:“我也唱首歌给喻文州吧,以前我俩车里有张李克勤的唱片,里面就有这首……学了半天广东话,大家多多担待吧。”

大家一块往屏幕上看——李克勤《合久必婚》。

好么,黄少天心说,老王果然留着一手。

王杰希唱的,说实话挺一般,但广东话说的倒挺标准,配上背景里的女声,倒是有几分味道。

大家都觉得浪漫透了,一边听一边看着超长沙发中间的喻文州,喻文州喝了点酒又有点往脸上扑,双手交叠看着人民教师唱歌。

王杰希唱完了,大家都开始鼓掌起哄,黄少天带头,还说亲一个亲一个。

王杰希清清嗓子说:“那什么,分久必合,合久必婚啊,所以就……”说着把话筒往咋呼着的黄少天怀里一塞,右手掏出一个小盒子来。

魏琛、黄少天相继地:“我操……”

 

王杰希脑子里想的却是另外一码事,这求婚没人规定必须得跪吧?

他低头一看,喻文州正在沙发上坐着呢,那跪就跪吧。

于是他右膝盖跪下来,把小盒子打开,露出戒指来:“结婚吧,咱俩,过一辈子。”

黄少天的话筒掉在地上,发出巨大的声响,喻文州的心里面也是。

他真的是没想到。

 

喻文州这回看仔细王杰希的脸,他表情很认真,平生第一次,自己不知如何回应。包厢里的欢呼声震天,眼前的人轮廓清晰,他看了又看,张嘴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

黄少天瞎激动,在旁边怂恿着魏琛拿手机:“快快快录,我操喻文州都没词儿了,我丢……”

 

王杰希看他不说话,又掏出两张票来:“你年假下来了,我机票都买好了,多伦多有个老同学,场地在联系,主持人也找好了,就差求婚,今儿给补上。”

喻文州拿了戒指,这才说:“谢谢……好,好,结婚吧。”然后把王杰希从地上拉起来,自己也站起来,把戒指戴上。

 

两个人没亲嘴儿,围观群众挺失望,王杰希求婚过了就坐下来,两个人手拉着手听下面的人唱歌,到最后也只是牵了手而已。

 

聚会因为这个闹到了特别晚,两个人都喝了不少,只好打车回去。

 

喻文州说:“刚刚不知道说什么好,太意外了,当初就是一说……”

每天就在自己身边的人,早晨睁眼第一个和入眠之前最后一个见到的人,相处的种种他已然习惯成自然,也就这样安定下来,过好下半辈子了。

他没想到王杰希还记得年前自己说的话,还郑重其事地搞了一次浪漫求婚。

王杰希回得文不对题:“我还是挺想结婚的,尤其是跟你。”

喻文州说:“那就结呗。”

王杰希重复了一遍:“那就结呗。”

风风雨雨都过去了,经历过长久的分别,感情的复苏升温,终于又回到最理想的,完美的状态。

 

刚一下车,王杰希把钱包塞回口袋,等喻文州也出来,一刻也没等,又拉住他手。

喻文州抬头看了看,夜晚的寒意如潮,月明星稀,大概心情好的缘故,北京的深夜也显得迷人。

喻文州压着他的步伐,说:“今天……月亮真好看。”

王杰希并没有抬头看,两根指头磨着他手上的戒指,说:“哦……我也爱你。”

喻文州愣了一下,然后失笑。

他其实只是在说月亮而已。

 

两个人手牵手走回家,笔直的大路上仍不断地有车开过,走过天桥左转,住宅区大片的灯亮着,夜晚才刚刚开始。

王杰希想说点什么,可又觉得缄口不言是最好的选择,于是两个人淹没在回家路上的滚滚人流之中。

 

以往十分钟的路程,好像一眨眼就走完了,走到了单元门口,喻文州松开手去开门。

王杰希颇为钝感地想,这就是爱了吧,持久的,包容的,一生不变的,他和他的爱。

 

不过如此。

 

 

 

 

———全文完————



谢谢大家能看到这里,有啥想说的,评论就好XDD 鞠躬~


想把《红日》和上一篇丧病的《好房招租》(点我)出个本,有人要吗?(求怜爱!




评论(88)
热度(308)
© 左岸 / Powered by LOFTER